華南師範大學石牌校區的同學們準備發起一場“百人裸跑”行動,打算在今晚繞校一周,“享受溫度巔峰帶來的大歡樂”,也藉此提出安裝空調的訴求。對此,華師校方昨日回應,已安排在各個校區逐步安裝空調。(6月20日《新快報》)
  筆者並不反對大學生要求宿舍安裝空調的訴求。今天,空調早已不是奢侈品,已經“飛入尋常百姓家”,成為人們應對酷暑的必備家電。我們上學的時候沒有空調,並不是因為我們要發揚吃苦耐勞的精神,而是當時物質條件跟不上,現在社會發展了,若還堅持讓新一代人吃我們吃過的苦,受我們受過的罪,那簡直是頭腦發昏的胡話。畢竟,大學是求知的場所,不是憶苦思甜的所在。
  筆者也不反對“裸奔”這種行為藝術。“裸奔”文化據說源自11世紀的英國,戈黛娃夫人為了爭取減免丈夫強加於市民們的重稅,裸體騎馬繞行考文垂的大街。作為一種行為藝術的“裸奔”,或以“狂歡”的方式進行宣泄以求人文精神的回歸,或以叛逆的姿態反抗主流文化壓抑以發出自由的吶喊,在今天,也常常是個體以“自我放逐”的態度表達不合作和抗議的途徑。
  但是,當大學生“百人裸跑”和“求空調”聯繫在一起時,筆者卻不能輕易點贊。
  首先,大學生“求空調”固然是一種合理的訴求,但“裸奔”不應該是表達訴求的首選方式。在“裸奔”之外,尚有許多選擇,比如給校長寫信反映問題,比如直接找校領導交涉,比如在校園網上發帖凝聚共識,假如這些渠道均無效果,再去“裸奔”也不遲。我們有必要追問,大學生們在準備“裸奔”之前,有沒有通過其他途徑表達過自己的訴求?作為促進公民權利覺醒的實現力量,大學生當然要有表達權利訴求的自覺,但更要有促進權力訴求制度完善的自覺。
  其次,“百人裸跑”的參與者,是基於獨立思考後的自主選擇,還是出於非理性的盲從心理,尚屬疑問。聯想到現在正是學期末和畢業季,其中有沒有單純的情緒宣泄,更是一個問題。如果獨立思考精神缺席,如果情緒宣泄的比重遠遠超過權利訴求,那麼“百人裸跑”只是“同去同去”的鬧劇,毫無意義。
  另外,以“百人裸跑”的方式“求空調”,形式過於隆重,所求又過於狹隘,讓人感覺有些彆扭。當然,這種彆扭感也許是筆者期望過高的原因。但作為一個教師,我忍不住希望,大學生們有一天會因為抗議環境污染、呼籲文物保護等公共利益來一場“裸奔”。
  文/趙勇鋒  (原標題:大學生“裸奔求空調”,所求過於狹隘)
創作者介紹

1116

ad01adzzy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